第30章 一个有味道的赌注【1 / 2】

“臭钱吗?少给逼逼叨叨,。”陈凡气恼

宝每隔次账。

治病妈妈治病,确实欠村卫少钱。

爸爸陈永贵实钱,场给吴宝跪饶,陈凡粮食给搬空

翠姐接济,陈饿肚

即便刺激,记清清楚楚。

傻病活。

钱?拿什钱?拿钱吗?白脸,休闲,确实值几钱。踏马农村,哪富婆让跪舔?咦,杨寡妇听独钟。杨寡妇服侍高兴,赚吧?,给爷,赚少?”吴宝唾沫星飞,眼神充满鄙视,嫉妒。

丈夫,村少男包括宝,铩羽归。

终竟

简直,老爷瞎狗眼!

白菜被猪拱

啪!

宝话音刚落,陈凡耳刮

“嘴巴贱,欠抽!再敢胡,老信?”陈凡怒

,再

外,翠姐守护

谁敢翠姐陈凡

陈凡,陈凡

农村,暴力段,牙,眼,远比谈法律,聊德,解决问题

忌惮宝,非因,怕招惹病。

陈凡神医,

巴掌,即清脆,响亮。

宝做梦陈凡敢抽被打晕头转向,感觉几颗黄牙,整

?”吴疯掉

宝啊,桃花村,除村长陈金水,谁敢敬?

谁敢”字?

轰!

怒火熊熊,吴宝愤怒极致,连杀

啪!

,突阵清脆声响。

被抽耳刮被钱砸

钱,给

陈凡卖桃两千块钱,全砸

宝见钱眼,连忙捡

“才踏马两千五,六千块呢,再给拿三千五百块。誓今,老。”吴宝气势汹汹。

务者俊杰!

近六旬老头,骨瘦柴,陈凡,肯定讨

且,,傻犯法,更让忌惮。

暂且退步,先

钱,再找陈永贵,让陈永贵修理陈凡。

三千五吗?今傍晚给。”陈凡忍怒火

羞涩,等松茸卖,钱

傍晚,钱,刚才耳刮,让扇回。”吴陈凡怼

信,陈凡身肯定拿

两千五,杨寡妇,赚回

嫉妒疯。

,怎宝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