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失神【1 / 2】

宁展赞同宁佳与的推断,但仍有困惑:“他事事善待楚珂,又缘何修人家的翎羽?如此,岂不是令楚珂难以展翅高飞。”

宁佳与被问住了。

她深知暗阁隐士的手腕,人前披着假皮伪面埋伏上十几二十载也不足为奇。

众人口中所述的卫氏固然真假参半,兴许他杀人如草是真,老实本分亦是真。依宁佳与直觉而言,卫子昀可以是任何人,却不会是个薄情寡义之人。

几番纠结下,她终究还是摇头,并未将内心臆断说与宁展。

“而今楚珂姑娘太过偏执,适才的激将法对她实在不好,不可再试。不过......”

宁佳与抬手揉着视线迷蒙的双眼,慎重道。

“我们若是能见上卫子昀一面,此事或能解。”

“怎么了?”瞧宁佳与越发没精打采,宁展忙将折扇递还与她,“你快扇扇。”

岂知他话音未落,宁佳与便控制不住地伏上几案,再无多余气力回应。

宁展原也头脑发沉,这会儿猛然清醒过来。

折扇虽可驱香,到底治标不治本,他早该去灭那祸害的源头才是。

宁展当即起身走向香炉,眼前却若有轻烟遮目,平日稳健的脚步现下亦然飘忽。

他踉跄伸手,胸中如野火在烧,顾不得那么多,索性将虚影重重的铜炉顶盖掀翻在地,再抬掌朝着熏香狠狠碾下。

“呲”一声,烟焰毫无保留灭于宁展掌心。

少顷,香泽袅袅的铜炉重归冷寂。

他按揉眉心,接着走向两侧窗扉,不停挥开残余的气息,还不忘开口唤酣眠似的宁佳与。

“小与,小与姑娘?你站起来——”

宁展蓦地将两窗往外推,星流银河,浪辉飞溅。他像极不解风情的死脑筋,步履匆匆,赶回案前。

“醒醒气儿啊。”

不知宁佳与听没听清那几声略显慌忙的招唤,双眸依旧木然,好歹是睁了眼。

宁展尚未坐稳,便捡扇给她吹凉:“小与?好些了?”

宁佳与意识模糊地抬头。

“我是谁?”宁展轻声问。

宁佳与对上目不转睛的宁展,犹豫道:“元......”

宁展屏息。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