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请安

枕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聚趣阁juq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额林珠一夜好眠。

翌日,丹若正走进来准备唤醒额林珠,见她已经坐在床榻上,单着了一身亵衣,神色却是清明。

“格格醒的好早。”

丹若上前,一边倾身扶她下榻,一边问:“格格昨日下午没用膳,今日早膳可有胃口,想吃什么,奴才去御膳房取来?”

“不必麻烦了,吃些糕点就好。”

额林珠走到妆台前,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对丹若吩咐:“按照往常的妆容来,挑一件浅色的衣裳,首饰也都别带了。”

她无意出风头,今日请安,越是低调越好。

本来,赫舍里氏就看她带着不喜,若是抢了她的风头,指不定会惹了太皇太后不喜,既然如此,她便越是要对着皇后谦恭,让太皇太后和皇上怜惜于她,不至于被皇后明面上磋磨。

丹若察言观色道:“格格放心,奴才知晓了。”她很快绾好了一个发髻,将妆奁里的首饰挑了挑,忽然想到什么,低声询问:“格格今日可要戴上这一支掐丝梨花发簪?”

额林珠神色一黯,须臾,点了个头:“戴上吧。”

这是玄烨送给她的,赫舍里氏不知晓簪子的来历,她便日日戴着它去请安,时日久了,一定会引起她的关注。

额林珠浅笑了一下,却让丹若误会她是因着这个簪子想到了皇上。

她默默叹了口气,也不敢劝说什么,怕惹了额林珠不喜,毕竟她才跟随不久,达不到心腹的程度。

随意吃了些糕点,额林珠带着玉帘和百结向坤宁宫走去。

翊坤宫离坤宁宫一墙之隔,额林珠走的不算慢,因而很快就到了。

坤宁宫门前尚未见其他嫔妃,守在宫门前的小太监见了她,弯腰见礼:“奴才给马佳格格请安。”

额林珠语气温和:“主子娘娘可起身了?有劳公公替我通传。”

一边说着,一边又让百结给他塞了银锭子。

到底是坤宁宫的奴才,比别的宫奴才尊贵,她逢人以礼相待,总不会出错。

小太监收了银子,脸上的笑容顿时更深了,态度也愈发恭敬:“小主稍等片刻,奴才这就进去通传。”

他乐颠颠地走进去。

百结退到额林珠身后,轻轻道:“格格今儿来的这么早,四位庶妃都没来呢。”

额林珠淡笑不语。

殿内赫舍里氏已经梳妆完毕,听完太监的禀告,倒是有些惊讶。她搭着宫女的手往正殿走去,不紧不慢地道:“只有马佳氏来了,慧妃呢?”

小太监道:“慧妃还没来。”想着怀里揣着的银子,又自作主张地添了一句:“四位庶妃也都没到。”

赫舍里氏脚步一顿,冷冷一笑:“请安时辰未到,旁人都没来,倒是显得她格外知礼。”

身边的宫女觑着皇后神情,笑着道:“主子娘娘,马佳格格毕竟是众所周知的知礼、懂规矩,若是不早早来向娘娘请安,哪里担得上这个名声?”

赫舍里氏轻轻一嗤,语气里带着几分轻蔑:“是啊,为了这个名声,她怕是也要日夜惶恐吧。”

瞥了眼等着回话的小太监,吩咐道:“等时辰到了,再请马佳格格进殿。”

小太监暗暗心惊,忙打了个千儿退下:“奴才遵旨。”

到了宫门前,小太监将赫舍里氏的话传达给了额林珠。

“对不住了,马佳小主,主子娘娘说现在请安时辰未到,其余小主也没来,还请小主再等一等。”

额林珠扶着丹若的手一紧,面上带着笑:“多谢公公,我知晓了。”

小太监退回原来的位置上,悄悄打量着额林珠,心里开始斟酌。

百结愤愤不平道:“格格,虽说请安时辰未到,可主子娘娘完全可以让格格进殿等候,而不是……”

丹若当即厉声斥道:“慎言!百结,你怎可随意揣度主子娘娘的心思?”

百结顿时噤声。

额林珠仰头,目光落在“坤宁宫”的匾额之上,双眸微微一沉。

赫舍里这个举动,实在不高明,难道她先前高看赫舍里氏了?

她作为皇后,正位中宫,怎么就这般沉不住气呢?

九月,御花园内的两棵枝繁叶茂的木犀树已经开满了淡黄色的花,香气袭人,秋风里,似乎也裹着淡淡的香气。

日色渐盛,额林珠等了一会,四位庶妃结伴而来,纷纷向额林珠见礼:“奴才给马佳格格请安。”

额林珠让她们起身后,其中的庶妃那拉氏率先开口:“马佳格格怎么站在这里?可是主子娘娘还未起身?”

额林珠不作解释,只道:“今日是第一次来向主子娘娘请安,我来得太早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